Costco的火爆, 会不会虎头蛇尾? 会员制风险引关注

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记者通过查阅各类资料发现,目前Costco卖场的所在地,在鸿海操作下由工业厂房转为商业用地之后,早期曾被命名为“鸿桥新商汇”。

后期,又由鸿海集团在昆山的物业管理公司“昆山好管家”介入,与Costco签订长期合作协议整体租赁。

通过快速建设,“鸿桥新商汇”最终超过同样与Costco签订了合作协议的上海浦东康桥地块,率先变成了Costco的“中国内地首店”。

台湾style对Costco内地首店的影响还不止于此。

目前,Costco闵行店内有近200名由台湾地区Costco各门店抽调而来的“熟练工”,他们在各个业务部门间穿梭协调,支援各类工作,直到运营进入稳定期;负责筹备闵行店开业并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的Costco亚洲区总裁张嗣汉,1997年就加入了Costco,帮助其进入台湾地区市场并把单店业绩做到了全球排名靠前;由于开业初期异常火爆,Costco闵行店内外增加了大量安保力量维持秩序,其中不少保安的荧光背心上标注的也是“昆山好管家”字样。

另外,在一份介绍手册中,Costco称卖场陈列的40%商品都是进口商品。

但包括一位台籍Costco员工以及一位在闵行店内设有展位的台籍经销商向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记者透露的进口商品比例都达到了70%。

“这次闵行店里选了一些在台湾比较火爆的商品率先销售,这和美国Costco比较本地化的策略是不一样的。

台湾商品进内地市场,同样要走进口流程,所以进口商品的总体比例就提高了。

”上述台籍经销商向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记者表示。

让内地首店向台湾市场借取经验,的确是直接且有效的思路。

这两个市场的消费者有相似的生活方式和消费习惯,上海这样的城市与台北的城市尺度也接近。

Costco进入台湾地区市场超过20年,目前拥有13家店。

就台湾地区的市场体量而言,此业绩已属不易,这应该也是负责台湾市场的张嗣汉会升任亚洲区总裁的重要原因。

但用台式套路未必就能拿下内地市场。

在零售领域,对任何一个外资品牌来说,中国内地都是全球范围内最特殊、也最难落地的市场。

对开在郊区的大型仓储量贩超市来说,恐怕难度还得再升级。

本土电商的强势、移动支付的便捷、物流的廉价和发达、城市商业的高密度等等……除非Costco能解决此前家乐福、麦德龙以及亚马逊都无能为力的问题,否则这些差异还是会成为影响Costco中国内地生意的最大变量。

美式生活和中式消费习惯之间的冲突Costco的店招下面还跟着一个单词,wholesale——批发。

这一购物模式最大的市场空间一直在北美。

在美国本土市场,Costco除了付费会员制度以外,还以其选品精准独到、每个细分品类只提供2至3种品牌商品、SKU总量少但单个SKU规格很大而闻名。

这种模式在全世界范围内为Costco创造出了包括山姆会员店、家得宝、麦德龙在内的许多竞争者,他们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,也都早于Costco。

近年来,Costco开始发力国际市场,目前在墨西哥、英国的发展状况较好,亚洲的线下业务则是主打中国台湾、日本和韩国。

但在公司财报中,Costco从不披露每个国际市场的具体销售数据。

Costco的火爆, 会不会虎头蛇尾? 会员制风险引关注

通过薄利多销的运营策略,渠道商可以更好地向品牌供应商压价,以维持盈利空间,这是自沃尔玛快速发展后就被充分验证的商业思路。

所以,Costco与山姆会员店这样的品牌,本质上差异不大,基本上只能靠规模、服务、商品品质和品牌调性来竞争消费者。

costco退卡costco会员排队退卡 图-1

在北美,支撑Costco这一模式的消费习惯有其原因。

一家人在周末开车去大卖场来一次大型采购,是常见的美式生活。

汽车、house和巨大的城市尺度是其中的关键要素。

这也能解释为何眼镜店和听力帮助中心总是和Costco捆绑出现。

因为在美国,日常干这些事儿都不容易。

而在中国内地,在上海,汽车固然已基本普及,后两项却截然不同。

超级城市里人们主要居住在各种高层小区,家中的储藏空间有限,每年双11囤积几瓶洗衣液和几提卷筒纸恐怕已是极限。

中国人还喜食新鲜,这也让大卖场里的冷冻食品不那么具有吸引力。

至于城市里密集的商业资源和便捷的电商配送,则让郊区大采购显得费时又费力。

《第一财经》YiMagazine记者在现场的收银台前观察到,各家买的东西和在家门口的超市也差不多——因为飞天茅台卖完了、爱马仕也没有了——购物车里基本都是鸡蛋、面包、牛奶,再加一只烤鸡。

就这样的购物,多半还是因为“来都来了”。

costco退会员costco会员排队退卡 图-2

“来都来了”式买个面包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