平行时空的故事, 垃圾分类

请假时撒谎,小便不掀马桶盖,小学曾经抄同学的作业,中学曾经早恋,大学曾经逃课,下班背后说老板的坏话,菜市场买菜时贪小便宜,下雨时拒绝陌生人合伞的请求,没有对服务员说谢谢……每个人都努力从别人身上找寻污点,将哪怕是米粒大小的错误无限放大,成为一个个板上钉钉的“实锤”。

市长笑呵呵地受理一起又一起的举报,看着垃圾量从30层楼增加到60层,90层……然后在一个月后,降到了100以下。

只有真正被往昔折磨的人才会结伴而来,申请垃圾鉴定,获得免费丢弃记忆的资格。

当时在圆桌旁,男孩说的是:“我们应当承认,自己生来贪婪、懒惰、愚蠢、好逸恶劳、得寸进尺。

但这并不是什么值得羞耻的事,想藏起人生中的污垢也并不可耻,因为这就是我们,不完美的我们。

当举报者意识到自己也是被举报者的时候,就会明白人生中最浅显的道理——如果用放大镜仔细审视,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。

豁免自己的唯一方法,就是停止对他人苛责。

推行垃圾分类的500年后,A市正式推行了“人生垃圾分类”项目。

推行的初衷,是让市民有权利丢弃自己人生中的污点、或者令自己羞耻难堪的部分(违法犯罪除外),以减轻他们的思想负担。

也就是俗称的“黑历史”。

项目启动的一大早,人生垃圾箱前就已经排了两千米长的队伍。

一个小姑娘蹦蹦跳跳地拎着一个粉色的垃圾袋,丢进了“尴尬垃圾”箱。

垃圾袋摇摇晃晃,装着她在儿童节文艺汇演上跳《三只小熊》时猛摔一跤的记忆;一个穿深蓝色运动服的男高中生故作轻松地走到“耻辱垃圾”箱前,将愤怒的红色垃圾袋甩了进去。

垃圾袋砰地一声落地,尖叫起来:“篮球赛竟然输给3班!真是拖了全队后腿的废物!废物!”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疲惫地走到“绝望垃圾”箱前,他原本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程序员,前些天刚刚被解雇,如今手中提着喃喃着“好想跳楼”的灰色垃圾袋;一个后背佝偻的老爷爷颤颤巍巍地走上前,他年轻时曾经因为边听歌边开车,不慎轧死了一条横穿马路的小狗。

没有人会因为一次意外事故苛责他,但这段记忆横陈在他脑海中几十年挥之不去,他只能流着泪将黑色垃圾袋扔进“后悔垃圾”箱里。

……随着人群的移动,垃圾箱堆得越来越满,越来越高。

人人都渴望拥有清白成功的人生,于是人们开始滥用丢弃记忆的权利,任何一丁点不完满的记忆都会被弃如敝履。

垃圾堆到半夜,几乎比30层的摩天大楼还高,别说处理,连用卡车运走都够呛。

这大大超出了市长的预期,手足无措之下,不得不半夜紧急召集智囊团开会。

智囊们睡眼惺忪地在圆桌旁围成一圈。

有人打着哈欠建议实行单双日限号丢垃圾;有人提出异议,认为实行交费丢垃圾更为有效;也有人认为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多此一举,应该直接强行中止……直到最后,一个向来腼腆寡言的男孩怯怯地举起了手:“我有一个想法……”第二天,市长颁布了最新的垃圾分类规定——丢弃自己的人生垃圾,要交1000元手续费;而揪出别人人生中的污点,可以免费获得一次丢垃圾的机会。

起初,消息一出,全市的人都疯了一般开始互相检举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