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啥不要二孩? 广州11位受访者给出了这13个理由

11、各种风险下,父母会额外给孩子购买高昂的保险产品,成为育儿间接支出。

12、产科规模不足且优质资源分配不均,要排好几个小时的队才能完成产检,为了减少排队时间,有的父母不得不找关系,由此产生额外的人情支出费用。

13、80后父母受教育水平高,觉得学校教育片面追求升学率,却又不得不向升学低头,购买高价学位房,产生额外支出成本。

该研究由此对提高生育意愿提出了建议,认为应该降低育儿成本,提高地方政府分担直接经济成本的能力,建立完善的育儿支持体系。

如国家和地方政府可通过补贴或税收减免等措施,弥补二孩养育的直接经济成本。

如加强育儿公共服务供给,组建公共性托育机构,如可依托家综设立托幼服务项目,由民政局、市妇联、社区合作管理。

在社区增加托管服务,设立晚间托管等,减轻家长照料负担。

另外,应调节育儿的性别分化体系,提高男性分摊女性育儿机会成本的能力,建立工作和家庭兼顾的政策与社会环境。

如将男性一同列入产假范围,与女性享受同等时间产假;鼓励用人单位招用生育二孩的劳动者,为生育二孩的女性保留职位等。

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龙锟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龙锟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黄子容。

从数据来看,越来越多的广州家庭开始愿意生二孩的。

因为2014年,广州的二孩率为25.30%,这个数字在2015年和2016年已经上升到32.53%和41.93%。

与之相比,更鲜明的是,中国也有更多的人不愿意生养孩子了。

2019年1月21日,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,与2017年相比,2018年出生人口大幅减少了200万。

由此可见,全面二孩政策不及预期。

为啥不要二孩? 广州11位受访者给出了这13个理由

2013年~2016年广州及各区生育率变动情况已经有学者从广州这个城市入手,尝试从“为什么不愿意生二孩”的角度切入来分析问题。

近日在广州市社科院和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联合发布的《广州蓝皮书·广州社会发展报告(2019)》中,广东财经大学讲师、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博士研究生郑姝莉所作的《广州低“二孩”生育意愿的成因与对策研究》,可以给我们分析低迷生育趋势提供一种独特的角度。

这样研究采用的是“深度访谈法”,这意味着通过与二孩生育意愿较低的被访谈者进行深入交谈,寻找他们不愿意生二孩的原因。

郑姝莉访谈了11人,通过表格1,可以看出他们的共同点:学历水平高,并且对于社会和政策有自己的主见。

家庭生育二孩辽宁支持两孩家庭 图-1

低二孩生育意愿访谈对象资料11名访谈者,他们各自都有对二孩生育犹豫或者拒绝的理由。

郑姝莉总结了二孩生育意愿低的成因。

为了方便读者的阅读,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进行了梳理,并且这些理由分为“成本昂贵”、“母亲辛苦”、“环境风险”三个方面。

一、“成本昂贵”1、 在育儿的直接经济成本上,一般儿童照料费用甚至超过家庭每年的食品或者租房支出。

2、 义务教育无法满足孩子发展需求,带小孩参加各种课外培训班,在教育上花费的金钱成本很高。

3、 父母在原籍地居住距离远,无法长时间分担育儿任务。

4、 认为父母帮忙带孩子(传统的代际支持育儿)的质量堪忧,希望从专业服务中寻找高质量育儿服务,但是市场提供的辅助育儿服务太贵。

5、0~3岁的幼儿托育供给严重缺乏,公办托育服务机构数量少,民办托幼机构混乱。

二、“母亲辛苦”5、 女性孕期时身材严重走样,产后恢复时间太长,身材走样会对工作、婚姻及社交带来负面影响。

6、 父亲不深入参与抚养子女活动,不分担时间成本,母亲没有时间追求自身爱好,这限制了女性自由,影响个体价值的追求。

7、 女性生育会带来收入与职业晋升的影响,部分公司对育儿女性产生性别歧视,产假的福利效益没有充分发挥,反而成为工作负担。

三、“环境风险”8、 消费产品安全问题产生了额外育儿成本,直接被转嫁到父母身上,比如奶粉和疫苗。

9、 社会基础设施没有考虑孩子需求,比如母婴室的缺失,哺乳的母亲只能回家哺乳或者牺牲隐私权在公共场所哺乳。

广州地铁及公交乘客为孕妇及小孩让座情况不容乐观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